这声声音不算大,却是仿佛带有一种魔性的磁性,响彻而起的时候,场中所有人都听到了。

    沈沉鱼脸色一愣,她突然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她立即循声一看——

    果然,竟是看到叶军浪从那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一刻,沈沉鱼感觉到有些凌乱——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且说那几个面貌凶狠的大汉听到那声冷嘲热讽的声音后,一个个恼怒而起,正在转眼四顾,想要找出胆敢说这话的家伙。

    不曾想,竟是看到叶军浪主动走了出去。

    “小子,刚才那句话是你说的?”为首的男子脸色阴沉而起。

    叶军浪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有点耳背啊?你刚才没听清楚?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

    这名满脸横肉的男子冷笑着,说道:“小子,这年头多管闲事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你算什么东西?没事找事是吧?”

    “我不算什么东西,我只是江海大学的一名保安。作为学校里的一名保安,保护学校里的学生是自己的一份责任,这样的情况下,我当然要站出来。”叶军浪正儿八经的说道。

    此言一出,场中的那几个江海大学的保安脸色纷纷一怔,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叶军浪。

    保安?

    新来的吗?

    怎么以前没见过?

    保卫科科长赵海先是脸色诧异,随后他脑海一个机灵,想起了早些时候人事部那边传过来的一份文件,提及会有一名保安前来入职。

    “难道人事部那边说到的那个新来的保安就是他?”

    赵海心中暗想着。

    沈沉鱼那张玉容上则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脸色,在听竹小筑中的时候,她并不相信叶军浪说自己就是江海大学的保安。

    但现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叶军浪如此坦然的说他就是江海大学的保安,这应该就是真的了。

    “保安?”满脸横肉的男子眯着眼,上下打量着叶军浪。

    叶军浪似乎看穿了对方的想法,他说道:“对,保安——第一天来,还没来得穿上保安制服。听说有几个王八蛋在校门口闹事,我就赶过来看看。”

    “我说你特么是想找死来的吧?”这名大汉怒声而起。

    叶军浪淡然一笑,朝着这名满脸横肉的大汉走去,说道:“我真是好奇你这张脸的脸皮有多厚,居然能够如此面不改色厚颜无耻的在这里上演贼喊捉贼的把戏。”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这名男子的痛处,眼中目光一沉,凶芒毕露,叶军浪此前的言语挑衅已经让他按耐不住,在听到这话,他忍不住出手推搡向了叶军浪,说道:“哪里蹦出来的胡说八道的疯子?你小子想要找死,老子成全你!”

    看到这名男子推搡过来,叶军浪不退反进,他迎了上去,与这个男子经过了短暂的交缠。

    紧接着,场中围观之人只感觉到眼前一花,叶军浪不知何时也不知用什么手法,居然摆脱了那名凶狠大汉的纠缠。

    那名男子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自己刚才明明出手抓住了这个家伙,正想狠狠地揍他几拳,怎么突然间他就挣脱出去了?难道自己滑手了?

    这时,叶军浪的声音再度响起,他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这个学生偷了你的金项链吗?那好,我让这个学生来出面对质。”

    说着,叶军浪走到了那名当事人学生的面前,他一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许乐。”

    这个学生说道。

    “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但清白口说无凭,得要证明。跟我过来,我还你一个清白。”叶军浪说道。

    不知怎么的,面对着叶军浪,许乐感觉到有种令人放心的安全感。

    许乐点了点头,随着叶军浪走到了场中。

    “你们说这个学生偷了你们东西,那你们认为那条金项链他藏在了哪里?”叶军浪问着。

    “在他裤兜里!”

    一声充满了肯定的声音响起,并非是为首的那个大汉开口,而是他身边的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说的。

    那个为首大汉当即也点头附和说道:“对,就在他裤兜里。”

    “许乐,把你的裤兜翻开看看。”叶军浪说道。

    许乐闻言后将自己的裤兜翻了个底朝天,并没有看到所谓的金项链,只有一些零花钱。

    看到这个结果,那几个大汉一个个面面相觑,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为首的男子目光一沉,怒声说道:“肯定是他藏在什么地方了。”

    “够了!”叶军浪猛地冷喝而起,整个人的气息宛如利剑出鞘,透出了些许锋芒,一股厚重如山般的威势在弥漫,他盯着那个大汉,一字一顿的冷声说道,“依我看,你分明是将那条金项链摘下来,藏在自己的裤兜里,然后再污蔑这个学生。你们这种仗着人多势众贼喊捉贼欺负一个弱小学生的事情,我见多了。”

    “放你娘的屁,老子的裤兜里什么都——”

    为首大汉怒声而起,他张口说着,可话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只因在说话的过程,他双手已经掏入自己的裤兜往外一翻的时候,他居然摸到了一条项链。

    拿出来一看,果真是一条金项链!

    这是怎么回事?

    为首男子的目光立即看向了那名尖嘴猴腮的同伴,那凌厉的目光似乎都恨不得将自己这个同伴给杀了。

    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早已经目瞪口呆,他脑海一片空白,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在追赶这个学生的时候,眼看这个学生逃到保安室,他就急中生智把这条金链子塞入了这个学生的裤兜里,然后他们再以这个学生行窃为由,堂而皇之让江海大学的保安把人给交出来。

    可是,这条金项链怎么突然间变回到了自己人的裤兜里?

    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为首大汉也不傻,他想起了刚才跟叶军浪的推搡纠缠,他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脸色阴沉而起,盯着叶军浪,说道:“小子,你敢坑我?”

    四周围观的家长学生看清了事情经过后,一个个义愤填膺,纷纷开口声讨——

    “这些人真是没有公德心!竟然好意思去污蔑一个学生?”

    “他们分明是想要用这种卑劣无耻的手段来敲诈勒索,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这种社会败类就应该把他们扭送去公安局!”

    一声声愤怒的声音响起,那几个男子听到后脸色也纷纷挂不住了。

    为首男子重重地哼了声,他盯了叶军浪一眼,说道:“今天这事先这么算了,改天我们再玩玩。兄弟几个,我们走!”

    说着,这几个男子正欲转身就走。

    “等等,事情还没完呢,何必急着走?”

    在他们身后,传来了叶军浪那略显淡漠的声音。

章节目录

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