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见,我的朋友!”

    “再见,乔纳森。”

    “该死,根硕,我今天输了整整一千块,我发誓在也不来你这里了。”

    “哦!那太遗憾了,可能你这辈子再也吃不到这样美味的宫廷菜了。”

    “好吧,我收回我刚刚的话。”

    ……

    谢家胡同的小院里,楚恒像个大茶壶似的,笑容满面的将一位位醉醺醺的老外送出门外。

    待将最后一人送走后,他才喜滋滋的从兜里拿出一沓美刀,随即在手指上吐了口唾沫,一张一张的数着。

    “两千三,嘿,再玩几天送出去的那些就能找补回来了。”

    查清楚后,楚恒眉开眼笑的从中抽出一张一百的,又将剩下的重新揣回兜里,旋即走向厨房,将那张一百的递给傻柱:“柱子哥,这个给你的。”

    “哟,今儿这么多!”

    傻柱乐呵呵的接过钱,一转身又把钱给了外交部派过来那位陪同人员。

    那人接过钱后,很正是的拿出本子记录了一下,又让傻柱签了字后,将本子收好,旋即瞥了眼楚恒,欲言又止。

    他可看的清清楚楚,这个孙子刚刚往兜里揣了一沓美刀!

    “您看也白看,这钱我有用,没您的份!”楚恒笑么呵的拿出烟发了一圈,抹过身晃悠悠进来屋里。

    此时屋里面,艾薇玛跟安娜俩人都还没走,这姐俩一人端着一只红酒杯,有说有笑的交谈着。

    经过这么久的训练,艾薇玛已经宛若新生,举止优雅,谈吐得体,哪怕只是一颦一笑,都将她身上那独属于三十岁女人的温柔与妩媚展现的淋漓尽致,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一瓶香醇的美酒,身上充满了醉人的诱惑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品味。

    “在聊什么?”

    楚恒笑着来到二人身边,随口问道。

    “我们在聊纪梵希新出的一条项链。”安娜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这个几乎浑身上下都在撒发着荷尔蒙气息,且能满足她对男人所有幻想的迷人男子,伸手从一旁端了一杯红酒递给他。

    【 】

    “巨基,我们的计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我真的要等不及了。”

    在楚恒这位师父面前,艾薇玛也懒得再去装了,唰的一下分开优雅的叠在一起的两条腿,一脸渴望的瞧着他:“我要钱,我要很多钱,我要买很多很多奢侈品!”

    “你是不是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了?亲爱的?”楚恒瞥了她一眼,皱眉道:“快忘掉那些该死的,只有土包子暴发户才去追求的奢侈品吧,你往后只能接受私人订制!”

    “那我的私人订制呢?”艾薇玛幽幽的望着他:“你从三个月前就在跟我说私人订制,可现在我连影子都没见到!”

    “你急什么?”楚恒不耐烦的道:“十月份我打算去港岛,到时候你还有安娜跟我一起走,我保证在走之前会让你见到的。”

    “该死的,现在才五月!”艾薇玛一脸绝望,哀嚎着道:“你现在不让我跟男人上床,能满足我的欲望的只剩下美丽的衣服与奢华的首饰了,而我却没有钱,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住了。”

    楚恒头疼的望着她,搞不懂这些外国娘们怎么一个个这么矫情,随即沉吟着道:“那这样吧,过几天我带你去一趟友谊商店,买些布料,先给你做几件衣裳。”

    “没问题!”艾薇玛顿时眉开眼笑。

    “到时候记得叫我。”安娜饶有兴致的道。

    “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楚恒翻翻眼皮,就不在搭理艾薇玛,喝了口红酒后,又对安娜问道:“对了,我让你收集的那些收藏家的信息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要不这样吧,明天我先把一部分名单带来交给何,你去找他拿,剩下的那些等我整理好后,我在给你送来。”安娜道。

    “可以。”

    楚恒点点头,旋即脱鞋上炕,与这二人商谈起了后续继续的具体实施办法,一直到两点多钟才这俩外国婆娘才离开。

    等他送完人从外面回来,厨房里都快等不及了的傻柱急吼吼的从厨房窗户探出头,道:“你到底完事没有?还等着你喝酒呢!”

    “完了,完了。”

    楚恒连忙小跑进来,一脸歉意的拱拱手,又拿出烟一人分了一根,坐下来解释道:“对不住了,哥几个,刚跟她们谈点事耽误了,我自罚三杯!”

    “快拉倒吧,就你这酒量,别说三杯了,就是三瓶不也是喝凉水?”傻柱白了他一眼,拿起快子就去夹菜,道:“快吃吧,这菜我都热两回了,再等会还得热。”

    “吃吃吃。”

    楚恒与桌上其他人也纷纷动起了快子。

    等吃了几口饭菜垫了垫肚子后,傻柱才端起酒杯,对他们示意道:“来,走一个。”

    “走一个!”

    楚恒端起酒杯跟大家伙碰下来,喝了一小口后,咂咂嘴闲聊道:“诶,对了,柱子哥,你们单位换了领导之后怎么样啊?”

    “换汤不换药。”傻柱嗤笑着撇撇嘴,旋即比比划划的道:“但有一件事我挺高兴,就是许大茂那孙子,一下从副厂长给撸到副主任了,级别比我都还低一级,这回丫算是老实了,现在瞧见人就跟夹着尾巴的哈巴狗似的。”

    “哈哈。”楚恒脑子里瞬间浮现出许大茂一脸褶子的谄媚笑容,大笑着道:“他这人啊,就不能有权你知道不?要不然准飘,就让他在副主任那位置呆着正好。”

    “说的太对了!”傻柱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随即又好似刚想起来什么,神神秘秘的把头往前探了探,小声道:“我跟你们说,我还听人说,许大茂下面那玩意根本就没治好,于海棠肚子里的孩子八成是跟人借的!”

    “真的假的!”小马顿时兴奋了,一脸八卦的问道:“那是谁的啊?嘿,那孙子艳福不浅啊,于海棠我见过,正儿八经的大飒蜜呢!”

    “行了,行了,一帮大老爷们瞎嚼什么舌根子?喝酒喝酒。”楚恒心虚的端起酒杯。

    “我这可不是嚼舌根子,是有人看去许大茂偷摸的去医院瞧病来着。”傻柱道:“你们说,他去瞧病,不就是证明病没好吗?那他这病没好,于海棠肚子里的孩子哪来的?”

    特娘的!

    楚恒一听气的直咬牙,这不纯纯猪队友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