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米安也等着被放弃的那些“愚人节”组员能回想起有用的细节,点了下头道:

    “好的。

    魔术师”女士看了他几秒,仿佛在思考般说道:

    “将来,如果我给你的任务有明显的不对,你可以拒绝接受,或者当面答应,私下联络别的大阿卡那牌。”

    “为什么?”卢米安听得有点糊涂。

    “魔术师”女士这不相当于在说她自己可能会出问题吗?

    “魔术师”自嘲般笑了笑:

    “因为我是高危人士,容易被天尊影响的高危人士。

    “天尊占据的是‘占卜家’、‘偷盗者’和‘学徒’这三条途径的顶端,相应的非凡者序列越高,越容易被他影响,毕竟每个人体内都有最初,而,嗯,你需要理解的是,我作为‘学徒途径的高位者,又是“愚者’先生的信徒,偶尔被天尊误导、愚弄、欺诈,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当然,‘愚者’先生也在这三条途径的顶端,所以他才会和天尊对抗,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我绝大部分时候受到的是‘愚者’先生的影响,状态没什么问题,只偶尔有异常。”

    这就像我如果不举行仪式就祈祷或是使用那三段描述外的尊名,都有可能被天尊注视,得到的回应,埋下隐患……“占卜家”、“偷盗者”、“学徒”这三条途径的高位者更接近天尊和“愚者”先生,即使所有行为都按正常的流程走,也有概率出问题……卢米安先是理解了“魔术师”女士刚才的叮嘱,接着发现她的话语里透露出了一些违背神秘学常识的信息。 记住网址42zw.la

    “愚者”先生和“福生玄黄天尊”竟然能占据三条途径的顶端!

    正常而言,一条途径走到最后的序列0就代表了真神,那占据三条途径顶端的又叫什么呢,伟大存在?

    卢米安第一次较为清晰地认知到,“愚者”先生、“福生玄黄天尊”的位格也许高于“永恒烈阳”等真神。

    同样的,阿蒙的父亲,那位“远古太阳神”应该也在这个层次,毕竟池一半的遗产就造就了“极光会”现在信仰的那位。

    很快,卢米安又想起“魔术师”女士对不同神灵有不同的描述:

    有些神灵即使只是知道池的存在,了解池的尊名,也会因此遭受污染,出现异变,或是遇到危险;

    有些神灵平时可以挂在嘴边,只要不用超凡语言念出三段及以上的尊名就不会被注视。

    这大概就是神灵层次的划分……“愚者”先生和“福生玄黄天尊”占据的是三条相邻的、可以互换的途径,这是掌握复合途径的暗藏条件?卢米安不敢再深入去想,害怕知道得多了会出什么问题。

    对于“魔术师”女士在“学徒”途径这个信息,他是早有预料的,因为奥萝尔的巫术笔记上提到,这条途径的序列9“学徒”擅长开门,序列7则叫“占星人”,符合“魔术师”女士的日常表现和时不时说出口的“占星”、“占卜”、“命运”等词语。

    “我明白了。”卢米安转而说起自己在两个月内要是没能彻底杀死“洛基”

    借助“铁血十字会”内部程序调离市场区的事情和怎么掩盖身上封印痕迹的问题。

    “魔术师”很是理解:

    “没有问题,虽然你也能写信给我,用自己当诱饵,但‘洛基’未必没有耐心再等几个月,而我又不可能始终待在你周围。

    “封印痕迹的问题嘛,你要是不主动激发,也就信仰了天尊的‘占卜家’、‘学徒和‘偷盗者’途径非凡者能直接感应到,这和天尊气息的不可控是不一样的。

    “如果你短时间内有需求,既可以向‘愚者’先生祈求天使的庇佑,也可以写信给我,我会给你做个能守秘的符咒。

    “圣杯二’身上的天尊气息暂时也只能这么处理,好在‘欲望母树’等邪神不在特别关注他们这类人。

    卢米安舒了口气道:

    “我可以把您刚才讲的天尊情报告诉‘圣杯二’吗?”

    “她的大阿卡那牌会给她简单解释的,但没法像我刚才说的那么明确,她本身知道的也不够清楚。”“魔术师”女士否定了卢米安的想法,“你要是把我说的完整告诉了‘圣杯二’,会给她带来危险的。”

    卢米安不再提问,看着“魔术师”女士用星光制造出梦幻大门,一步踏入,消失不见。

    房间内加装了深色隔音玻璃般的感觉随之退去,绯红的月光穿过窗户,将摆放着电石灯的桌子照亮。

    他又一次做起深呼吸,对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有了非常明确的想法:

    卢米安坐在床边,望着月光,脑海里思绪纷呈,总是忍不住去回想“洛基”描述的奥萝尔被害经过。

    消化“纵火家”魔药!

    植物园区,巴斯德街。

    天刚蒙蒙亮,芙兰卡就和简娜一起沿这条街道返回市场区。

    她暂时还没想好该怎么给简娜讲昨晚的危险情况,借口简娜哥哥在家,担心被他听到,把这件事情推到了今天晚上。

    回到市场大道后,简娜挥了挥手,走向老鸽笼剧场。

    她还未进入那栋改造过的砖红色三层建筑,就看见墙角位置有小孩玩闹般的几个涂鸦。

    这是“净化者”们要求紧急见面的标志,并附带了时间和地点信息。

    简娜自然地收回目光,走入了老鸽笼剧场。

    过了一刻钟,作为老板“情人”的她没受任何阻拦,从后门离开,来到靠近圣罗伯斯教堂的一条僻静巷子内。

    没多久,瓦伦泰和伊姆雷出现了。

    前者没有客气,直接问道:

    “对于昨晚的恐怖气息,你有收到什么消息?”

    简娜很是茫然:

    “什么恐怖气息?”

    “你没有感应到?”有部分南大陆血统的伊姆雷皱眉询问,“也没做噩梦?”

    简娜摇了摇头:

    “我昨晚不在市场区,回家看望我哥哥了。”

    “这样啊……."伊姆雷仔细观察着简娜的表情,认为她没有撒谎。

    她确实不知道那恐怖气息的事情。

    两名“净化者”简单讲了讲昨天晚上白外套街突然出现一股恐怖暴戾气息的事情,让简娜多留意最近有谁表现得较为反常。

    简娜答应了下来,好奇问道:

    “那气息很明显吗?为什么你们在教堂都能感应到?”

    “这没法描述清楚,你要是有机会体验就知道了。”伊姆雷自己都不清楚那恐怖气息究竟影响了多大范围。

    告别两名净化者,返回老鸽笼剧场的途中,简娜突然想到昨晚最反常的不就是芙兰卡吗?

    神神秘秘地说有危险,让自己回家躲一阵,结果深夜又跑过来挤一张床,说白外套街出了点事情,没法回去…….

    那恐怖气息就是在白外套街出现的…..简娜有所猜测地点了下头。

    此时,芙兰卡喝完咖啡,回到了已归于正常的白外套街。

    她刚打开601公寓的门,就发现自己藏在门缝里的无形“蛛丝”已然掉落。

    这说明有人进来过!

    下一秒,她看见自己的安乐椅上坐了一个人。

    那是五官深邃、眼眸棕红、气质亲和、鬓角有几根白发的加德纳.马丁。

    “你怎么来了?”芙兰卡吓了一跳。

    她分外庆幸自己不是和卢米安一起回来的。

    加德纳.马丁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对昨晚那股气息有什么看法?”

    “什么气息?”芙兰卡一脸茫然。

    身穿正装但未打领结的加德纳.马丁看着芙兰卡的脸庞,进一步解释道:

    “一股透着血腥味和铁锈味的恐怖气息。”

    “什么时候的事?”芙兰卡回想了下,摇起了脑袋,“我咋晚去简娜家里做客了,不在市场区。”

    加德纳.马丁缓缓点头,笑了起来:

    “难怪你没有感应到。

    除了我、夏尔和“海拉”女士对付“洛基”,昨晚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芙兰卡疑惑地走向茶几,端起自己的杯子,咕噜喝了口水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加德纳.马丁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向下面的白外套街:

    “昨天深夜,这条街道的6号建筑内,有一股暴戾恐怖的气息冒出,维持了近十秒钟。

    号…6号?芙兰卡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不是她通过一个现在已经离开特里尔的鲁恩商人租的安全屋所在吗?

    这不是昨晚和“洛基”战斗的地方吗?

    难道是“海拉”女士或者“洛基”弄出来的动静?

    或者,夏尔?

    芙兰卡趁着加德纳.马丁没有转身,迅速平复起状态。

    她感觉自己因为昏迷了过去,好像错过了不少关键点。

    乱街,金鸡旅馆。

    晨练回来的卢米安刚换好衣服,走到一楼大厅,就看见了最近专注于调查腓力将军遗孀和孩子的安东尼.瑞德。

    这位“心理医生”看了卢米安一眼道:

    “市场区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堆人找我买相应的情报?”

    卢米安笑了起来:

    “可能是白外套街那边爆发了奇怪气息。”

    PS:祝大家中秋快乐,九月最后一天半求月票~

章节目录